个人如何理财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美國在做什么?

徐劍梅 | 瞭望智庫駐華盛頓研究員

發布日期:2020-01-15

幾天前,我們不僅和2019年道了再見,也告別了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今日美國報》2019年12月26日的編者按說,對于美國,這是一個充滿變化、進步、失去和增長的十年。

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美國有贏得連任的首位黑人總統巴拉克·奧巴馬,也有正在謀求連任的共和黨總統唐納德·特朗普;

有高喊“我們代表99%,不再忍受1%的貪婪與腐敗”的“占領華爾街”運動,也有高喊“稅已經繳得夠多了”、推動激進右翼崛起的“茶黨”運動興起;

有以“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為代表、抗議針對黑人的警察暴力等系統性種族歧視的黑人激進主義,也有白人民族主義運動的復興;

有擊斃恐怖組織“基地”領導人本·拉丹和“伊斯蘭國”領袖巴格達迪的國際軍事行動,也有波士頓馬拉松賽、奧蘭多夜總會、拉斯韋加斯鄉村音樂會等一系列本土血腥槍擊案;

有奧巴馬時代的同性婚姻合法化、患者保護和平價醫療法案(即奧巴馬醫改)、簽署氣候變化協議,也有特朗普時代的限制移民和難民入境、退出氣候變化公約等系列國際協議;

還有政府著手強力應對阿片類藥物危機,以及已經創造美國史上最長紀錄的“奧巴馬-特朗普經濟景氣”……

馬丁·路德·金之子馬丁·路德·金三世(Martin Luther King III)說:“我們似乎已經向前邁出了重要的一步,但感覺我們也向后退了重要的一步。”

《今日美國報》網站近日展示了過去這十年——2010至2019——該報每一期跨年新年特刊的頭條。管中窺豹,雖不全面,亦可瞥見這十年美國變遷之一斑。

《今日美國報》網站

2009年12月31日~2010年1月3日:封面故事是《2009年美國政壇的最大贏家和輸家》。

其他頭版新聞包括:8名美國人死于阿富汗炸彈襲擊;國會呼吁加強機場安檢。看來,21世紀第一個十年結束之際,反恐仍是美國重心。至于政客浮沉,有如晚唐李商隱的無題詩,走馬蘭臺類轉蓬。十年前美國政壇贏家,如今多數面孔對普通美國人來說,早已縱使相逢亦不識。

2010年12月30日~2011年1月2日:封面故事是《2010:我們停止彼此交談之年》。

文章說,93%的美國人擁有手機或無線設備,每年發送兆億條手機短信,美國人從未像現在這樣彼此“連接”,但人與人交往質量卻在下降。“我們的日子充滿嗶嗶聲和噼噼聲”,  可能忽視身邊人,但似乎無法停止發帖、發短信或上網。彈指十年,這種情況似乎更加普遍。網絡和智能手機使天涯如咫尺,亦使咫尺如天涯。

2011年12月30日~2012年1月2日:2012年是美國大選之年,民主黨總統奧巴馬競選連任,《今日美國報》的封面故事是全部7名共和黨總統競選人的年終陳述。

其他頭版新聞包括:美國各地度假勝地迎接冬雪;平板電腦、手機和手機應用程序制造商見識了“非理性“的銷量增長;家庭投身慈善,造就“贏、贏、贏”局面。

 

2012年12月31日~2013年1月1日:封面故事是《零點零時的“財政懸崖”》,介紹從稅收、就業、醫保、生活成本到投資理財,“財政懸崖”將如何影響普通美國人的生活。

“財政懸崖”一詞由美國國會預算局和美聯儲等機構提出,指因小布什政府減稅政策將于2012年底到期,而自動減赤機制將于2013年初啟動,如果美國兩黨不能在年底達成妥協予以改變,美國將在2013年初同時迎來個人收入所得稅等稅率上升和政府開支減少的財政緊縮局面,兩者疊加的效應約有6000億美元(4.18萬億元人民幣)。這個聳動眼球的名詞當年走紅世界各大報章,如今幾乎完全被人遺忘,回思頗有夸大其事、嘩眾取寵之嫌,但或可成為通過創造概念,炒起輿論熱度,反向塑造政治壓力的經典案例。

2013年12月31日~2014年1月1日:頭版頭條是美國職業橄欖球聯盟的黑色星期一。

頭版下方是尋找抗擊氣侯變化的下一個“大方案(Big Fix)”。其他頭版新聞和要目包括:俄羅斯炸彈襲擊暴露索契冬奧會安全漏洞;美國人口增長近乎停滯;全球動蕩、選舉混亂和美聯儲舉措都沒能影響美國股市“奔跑”。

2014年12月31日~2015年1月1日:頭版頭條是奧巴馬再度推動關閉關塔那摩監獄。

關塔那摩監獄是阿富汗戰爭后美軍在古巴關塔那摩灣美軍基地設立的軍事監獄,未經審判無限期關押“敵方戰斗人員”,多次發生虐囚丑聞,迄今仍在運作。這一期新年特刊頭版的另一條重頭新聞是亞航8501班機在印尼爪哇海墜機,機上162人無一生還,“遺體找到,希望破滅”。

關塔那摩監獄的資料圖

2015年12月31日~2016年1月3日:頭版頭條是《新年前夕,全球警戒》。

其他重要新聞包括:美國著名非裔笑星科斯比遭性侵指控作無罪申訴;電視面臨跌下政治王座的威脅——老布什之子、小布什之弟杰布和特朗普都在竟爭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資格,杰布花了很多錢作競選宣傳但收獲甚微,特朗普則相反。

2016年12月30日~2017年1月2日:頭版頭條是奧巴馬因俄羅斯被指干預美國大選而制裁俄羅斯官員。

占據版面中心位置的封面故事標題僅一個單詞:“超現實”(surreal),副標題說,一年來賽馬般的大選就此止步,但有些人仍感到醉酒般頭暈目眩。2016年11月,特朗普擊敗民主黨對手希拉里贏得大選,成為英國公投脫歐之后,全球年度最大“黑天鵝”。這是一場魔幻現實主義的大選。2016年度熱詞,牛津詞典定為“后真實”,韋氏詞典定為“超現實”,都與特朗普贏得的這場魔幻選舉息息相關。

2017年12月29日~2018年1月1日:封面故事轉向普通人——2018年,在美國,疲勞駕駛的卡車司機冒著生命危險工作。

文章指責說,美國運輸公司經常讓卡車司機幾乎不換班或不睡覺地工作。

2018年12月31日~2019年1月1日:頭版故事是2018年去世的傳奇人物。

他們包括英國科學家霍金、美國前共和黨總統老布什、美國重量級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和在美國社會有巨大影響的福音派領袖比利·格雷厄姆。對美國來說,這幾年,老一代溫和派共和黨人似乎正在淡出舞臺。老布什去世時,不少人悼念時就稱呼他是“最后一位真正的共和黨總統”,而小布什也屢次表示,他是“最后的共和黨人”之一。不過,可能性更大的是,共和黨溫和派沉默不代表沉寂,從更長的歷史時段來看,美國兩黨的“主流”從來不是一成不變的。

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1日:頭版中心位置是一張2018年11月26日,美國“洞察”號無人著陸探測器在火星地表“漫步”的照片,大標題是:“我們已經走了很長、很長的路”,封面故事是怎樣展望2020年。

(美國“洞察”號無人著陸探測器的資料圖)

未來學家雷·庫茲韋爾(Ray Kurzweil)1999年時預期,到2019年,人類預期壽命將“超過100歲”。不過,聯合國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人均預期壽命是72.6歲。來自美國醫學協會數據表明,2017年時美國人均預期壽命為78.6歲,高于全球人均數值。   

 

延伸閱讀:

韋氏詞典的十年十詞

文|徐劍梅 瞭望智庫駐華盛頓研究員

韋氏詞典(Merriam-Webster)出版商美國韋氏出版公司,自2003年起綜合分析被搜索次數顯著高于前一年以及全年搜索量激增的詞匯,從而確定年度詞匯榜單。這些年度詞匯當然不可能囊括一切,但每每能夠折射當年美國和西方政治與社會氛圍的突出特征,成為一種值得觀測的風向標。

韋氏出版公司總編輯彼得·索科洛夫斯基(Peter Sokolowski)曾在接受美國媒體采訪時說,公眾對詞匯的興趣通常是由重大新聞事件驅動的,“人們查詢某個單詞,“不僅僅是為了想知道這個詞是什么意思,有時也想從中尋求靈感,或者反思自己。”

剛剛過去的2010年代,韋氏詞典選定的十年十詞于今回看,意味深長。

2019:他/她(they)

這個詞在這里,不指其最常見的含義“他們”,甚至也不再是復數人稱代詞,而是一個單數的“性別中立代詞”,用以指代一個性別認同不明確的人,可能是他,也可能是她,中文還沒有特定譯法。韋氏說,這個詞匯被熱搜,可能反映出人們對如何使用不特指性別的人稱代詞產生“好奇和困惑”。而在美出版、編輯和社交媒體中,使用這個單數代詞來指非二元性別個人的現象越來越常見。皮尤研究中心調查顯示,十幾歲到二十多歲美國人中,逾三分之一認識表示性別中立的代詞,比40歲左右的美國人高出兩倍。

2018:司法/正義(justice)

這一詞匯在英文中有多個釋義,亦指公正、不偏不倚或公平的品質。它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職務的英文稱謂,有些美國電視欄目名稱也包含這一單詞。2018年的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提名戰、司法部特別檢察官米勒主持“通俄”調查、總統特朗普遭遇“妨礙司法”質疑以及回避“通俄”調查的司法部長塞申斯去職等事件,廣受美國民眾關注。

2017:女權主義(feminism)

或許,是把這個詞依其本意,譯成女性主義的時候了。據韋氏詞典解釋,這個詞,指在政治、經濟和社會領域兩性平權的理論。對應英文單詞也有“女權運動”之意,指為支持女性權益而組織的活動。2017年初,特朗普就職總統后,世界多地舉行“女性大游行”。從歐洲到美國,多位政治、娛樂和新聞界名流被控性侵或性騷擾女性。美劇《使女的故事》和由女性導演帕蒂·詹金斯執導的超級英雄電影《神奇女俠》也引起了人們對“女權主義”一詞的興趣。

2016:“超現實”(surreal)

超現實的特點,是如同夢境一般、帶有強烈的非理性色彩的現實。2016年的美國大選,飛出特朗普這只全球年度最大黑天鵝。加上之前的英國公投脫歐、美國社交媒體的回音室效應、假新聞的蔓延,令很多人對浸潤多年的社會政治環境忽然感到陌生。

2015:主義(ism)

這其實不是一個詞,而是一個表示“主義”的后綴。諸如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物質主義、理想主義,都可由相應詞根加上這個后綴構成。《今日美國報》對這一年度詞匯提供的解釋是,指有壓迫性,特別是歧視性的態度或信仰。細思這一詮釋,似有一定道理。盡管一個人步入人生的成年,其標志之一是認識到大千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但很多人仍然認為,主張某種主義,似乎天然意味著需要拒斥、貶低乃至斷然否定另一種主義。

韋氏說,這一年中,搜索量最大的“主義”包括社會主義、法西斯主義、種族主義、女權主義、共產主義、資本主義以及恐怖主義。其他“主義”詞匯還有專業主義、實用主義、存在主義、英雄主義等。

2014:文化(culture)

何謂文化?常見釋義是:一個種族、宗教或社會群體的習慣信仰、社會形式和物質特征,可以非常具體,也可以抽象寬泛。韋氏說,美國人“越來越頻繁地使用‘文化’這個詞,這可能是一時的時尚,也可能就是自然演化的結果。”這個詞,常與不同詞匯搭配生成新概念。

在美國,“文化戰爭”在過去這十年——奧巴馬和特朗普時代,不斷升溫,主要涉及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間,圍繞墮胎、同性婚姻、少數性向人群(LGBTQ)、多元文化主義、移民、控槍、政治正確性、環保、女權等熱門話題,基于分歧巨大的價值觀、道德和生活方式而發生的文化沖突。美國文化戰爭的本質,或可用保守派大家塞繆爾·亨廷頓的一本書名來概括:“我們是誰”。

這一年的韋氏年度詞匯榜單,排名第二和第三位的詞匯是懷舊(nostalgia)和潛伏(insidious)。

2013:科學 (science)

與一般公眾的理解可能不同,“科學”一詞,有兩層含義:一是掌握知識的狀態;二是區別于無知或誤解的知識。在2013年,“科學”一詞搜索量增長176%,緊隨其后的是“認知”(cognitive)、“互信”(rapport)與“傳播交流”(communication)等。韋氏稱,“‘科學’一詞彌合了觀察與直覺之間、證據與經驗之間的矛盾。”2013年是美國社會對氣候變化問題和科學教育政策討論的大熱之年。“互信”與“傳播交流”兩個詞匯的大熱,源于斯諾登事件曝光了美國全球監聽行動。

2012: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socialism and capitalism)   

這是十年間,唯一一次出現兩個詞匯熱度難分軒輊、并列第一的情況。韋氏說,這是因為2012年是美國大選之年,在關于總統選舉各種討論及兩黨總統候選人辯論中,“(歐洲)社會主義”和“(美國)資本主義”這兩個詞語“使用頻率極高”。特別是選舉日當天,“社會主義” 一詞的使用量“飆升”,而“人們在查詢其中一個單詞時,經常也會去查詢另一個單詞。”從全年來看,人們對使用這兩個詞語的興趣都很濃厚,兩個詞語經常同時出現。它們是“時代精神的濃縮”。

2011:講求實際的(pragmatic)

這是十年間唯二成為年度詞匯的兩個形容詞之一,還是一個人人知道大概意思的常用詞,大致是指與事實或實際事件有關的,通常不包括智力或藝術問題,實用的、合乎邏輯的,而不是理想化的。在這一年8月美國國會投票決定提高美國債務上限之前的幾周里,這個詞搜索量猛增。韋氏說:“這個詞描述的是一種品質,人們看重自己的這種品質,同時也在其他人和決策者身上尋找這種品質。”這一年,位于倫敦的《牛津英語詞典》選擇的年度詞匯是“中產”(middle),用來形容受擠壓的英國中產階級所感受到的經濟困難。

2010:緊縮/節儉 (austerity)

這個詞,用在政府財政舉措里,是緊縮,用在家庭和個人開支里,是節儉。為何會是這個詞成為美國2010年度詞匯?這個謎不難猜——2008年9月爆發的金融危機釀成上世紀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蕭條,到2010年,該顯現的滯后效應得到全面顯現。韋氏稱,這個詞折射出美國當時與經濟和文化緊密相關的成本削減風潮。“顯然,‘節儉’引起許多人共鳴。”金融危機的影響是全球性的。2010,當然不僅僅是美國聯邦財政和中產階層不得不捂緊錢包的疼痛之年。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凯恩斯黄金线